【译】可穿戴设备的价值在何处?

这周还是一篇关于可穿戴设备未来文章,主要观点与之前的一篇《未来可穿戴设备的用途》简直相同得另人发指。两篇文字的作者都觉得可穿戴设备在身份验证(钥匙功能)、数据收集及控制方面有着巨大潜力。只是具体控制能有多大能量,现在仍然有很多缺陷,前景尚不明了。

原文地址: http://www.lukew.com/ff/entry.asp?1889

因为对移动技术很感兴趣,我一直在关注可穿戴设备的市场,而且使用了很多早期产品。从智能手表到智能眼镜、健身手环和夹子应有尽有,而且在使用的过程中,我逐步发现了可穿戴技术的真正价值。

在试用不同的穿戴设备数月后,我偶尔发现了评判其价值的准绳:我持续给他们充电么?如果这个硬件设备对我来说足够重要,我就会把充电器带在身边,不断的查看电量,一次又一次的给它充电。

1

(更多…)

Read More

【译文】能量界面的重新思考

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过这么正常的生活了。终于能让自己把那些重要或不重要的事情放下来,安静的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周末在家完成了两篇挺有意思的短文的翻译。这篇是其中之一,类似的思维可以在那些不需要特别精确的场合使用。

原文地址:https://medium.com/@stinajonsson/re-imagining-the-energy-dashboard-display-6da1f2a07949

我是如何将无趣的数字变成可爱的短裤小人的。

人类95%的沟通都是非语言式。正如古语所云,说什么不重要,怎么说才重要。非语言式沟通包括:肢体语言、手势、姿势、面部表情和眼神交汇。在声音方面,音高、音量、节奏、语调和重音都是非言语的。请注意,语言交流并不是口头交流的同义词。

看看下面的三个骑行小人。你能察觉到下面中间那个家伙的努力么?那个享受下山的乐趣的家伙呢?我们很容易把自己放到他们的位置上去,感同身受。

三个小人
三个小人

3个骑自行车的小人

(更多…)

Read More

【译】全电力轿车的能源界面

那些轿车拥有者们真正想了解什么?怎样最好的呈现给他们?

作者:Tarun Chakravorty

原文地址:https://medium.com/ux-usability/fbcd40c7e76f

类似Model S的全电力驱动轿车,仪表盘上的所有系统(包含动力、悬挂、座椅加热和娱乐系统)都由大量电能驱动–电能。

那么传达这些能源消耗情况的界面又会是什么样子呢?在讨论具体如何展现之前,先看看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个界面。

概述

能源界面有两个主要的使用情景。

  • 驾驶者在驾驶过程中,界面需要展示预测的剩余行驶里程及反馈驾驶方式对能源消耗的影响。驾驶者是否需要做一些改变才能达到目的地,而不会在半路耗尽能源?
  • 在没有驾驶,或者到达目的地之后,还剩余多少能源?需要充电么?充满需要多长时间?

再次级一些(非核心)的使用场景可能就是用户想看最近汽车最近状况怎么样。例如平均充电时间、每次充电后平均里程、每公里能耗等数据(他们也许想知道漫漫旅途过后,新车到底为他们省了多少钱)。还有驾驶习惯对总里程数有什么影响(座椅加热功能每次都开着?音乐是不是一直连接在线上?这些会不会减少充满电后的总里程数?)

界面概览

为了涵盖上述使用场景,能源消耗界面不会限制在单一屏幕。为了整体的体验,界面需要在不同的部分延展,包括仪表盘、大的中控触摸屏和手机应用。

界面规划
界面规划

让我们看看在这些屏幕都会有怎样的工作流程。

(更多…)

Read More

【译】设计预期

Why we should think about expectations, not just experiences 为什么我们需要考虑预期,而不仅仅是体验。

作者:Adrian Zumbrunnen

I recently had a discussion with a client about why visual design is an inalienable asset in contemporary web/app design. I tried to explain how form follows content and how they mutually depend on and influence each other. The more I thought about this, the more captivating it became, and the more I started to sound like a preacher talking about the universal laws of aesthetics derived from nature. I felt it won’t take long until someone would interrupt me and ask: “Ah great point. Speaking of nature, how is hiking in the Swiss Alps?”. 最近我跟客户讨论为什么现在网页及应用设计中视觉如此重要。我努力解释什么是形式追随功能以及它们之间存在的相互关联和影响。这问题越思考越觉得有趣,我也越来越像传教的牧师一样,谈论源自于自然的美学普遍规律。我想不久就会有人打断我的高谈阔论:“恩,你说得很对,说道自然,你觉得在阿尔卑斯山上徒步怎样?”

We’ve all been there. Selling visual design and user experience is hard.You’re never going to create memorable experiences without communicating your ideas in a convincing and concise way, simply because if you don’t, they’ll never get enough support to see the light of day. After all, as designers, we are not in the technology business —we’re in the communication business. 我们都知道,出售视觉设计和用户体验是件很难的活儿。如果不能简单而又有说服力的表述你的想法,就永远没办法创造难忘的体验。因为如果你不会表达,他们就没有办法想象那美妙的场景。因此,作为一个设计师,你不但要活儿好,还需要良好的沟通。

One thing that constantly occupied my mind while writing about distraction-free reading experiences was the mutual dependency between form and content. We always say that form follows content, because this is the way a good design process is supposed to happen. But when it comes to experiencing design, that’s not what’s happening. The way we experience and perceive content, to a high degree, depends on our expectations and the context in which we look at it. 当我在写关于无干扰阅读体验的时候,有个东西老是蹦到的我脑子里来,那就是形式和内容的相互关系。我们常说形式追随内容,这样好的设计才能诞生。但是说到体验设计,可能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我们体验和接受内容的方式,更大程度上是基于我们对内容的预期。

The Washington Post conducted a famous experiment, in which Joshua Bell, one of the world’s most talented violinists plays some of the most difficult classical pieces ever written on his multi-million dollar Stradivari violin in a Metro subway station, wearing a baseball cap. Most of you might have heard about the outcome. Out of over a thousand people, only seven stopped to listen for a few minutes. He made a total of 32$ with his performance. That’s pretty low when you consider that he usually fills concert halls where single seats get sold for over a $100 a piece. 华盛顿邮报做了一个著名的实验,约夏·贝尔,世界顶级小提琴演奏家戴着棒球帽在地体站演奏了一些非常难的经典曲目,用的也是他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这个故事你们应该已经听过了。上千人路过,但只有七个人停下脚步听了几分钟。这次演出他总共赚了32美元,而通常在音乐厅一个座位就超过100美元。

This experiment showed how the context in which music and art takes place changes its perception. Social scientists discovered something that struck a chord with me: expectations change our experience as well. 这个实验显示在音乐和艺术方面内容发生的地点会影响认知。社会学家的发现引起了我的共鸣:预期会影响我们的体验。

Expectations change our experience 预期影响体验

Our thoughts and our perception of things change — as soon as we think about them. Thoughts follow to new and more complex thoughts that may eventually change the initial idea altogether. 我们对事物的认知和想法会改变–从我们想到它们的那一刻开始。思维是循序渐进的,更多复杂的思考最终会改变初始的想法。

Stick with me here and let’s have a look at two examples: 让我们看两个例子:

方案一
方案一

(更多…)

Read More

【译】如何让用户采取行动

原文地址:http://uxmag.com/articles/how-to-help-your-users-take-action
作者:Stephen Wendel

我们设计的产品时常改变人们的日常行为习惯。不仅仅是华而不实的广告上宣传的操作方式,更重要的是帮助用户完成他们真正想采取的行动,有些行动用户甚至会有些挣扎:例如更多运动或是管理收件箱。好的体验和界面一直关注减少阻力,让东西更简单来鼓励用户采取行动。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逐步了解人是如何做决策,这让我们能有新的思路来鼓励行为。有大量的行为经济学的著作诞生,如《推动力》、《怪诞行为学》,还有《Blink》 谈到的面对复杂问题时我们大脑使用的试探方式。与此同时,一大波新技术正改变人们的行为,例如:Jawbone Up(运动)、Nest(能源使用)和HelloWallet(个人财务)。

本人是一名社会行为科学家,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与一些前言研究者一同工作,采访了几十个该领域的公司,了解他们是如何进行行为研究的。最近我出版了一本名为《为改变行为而设计》的书,集合该领域的研究者和从业者的核心课程编撰而成,逐步讲解如何将行为经济学和心理学应用到产品设计中。

我发现组织和应用研究都需要考虑行动的先决条件:在用户采取行动的那一刻都发生了什么?举例来说,在用户有意识的考虑采取行动之前,人的大脑直觉系统就会有一些自动反应(心理学家称之为对偶过程理论中的“第一系统”),立即评估是否行动及行为的好坏。在用户采取行动之前,会有五个这样的前置条件发生。

行动的五个先决条件

假如你开发了一个新的帮助人们进行锻炼的应用,就像RunKeeper或者Moves一样。想象一下一百个人躺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他们已经将你的应用下载到了手机,但是什么时间以及为什么他们会突然站起来,打开你的应用,开始跑步?

我们不是经常这样思考用户的行为。我们只是假设用户会找到我们,喜欢我们所做的事情,并且在他们想要的时候使用我们的产品。但是,行为研究者们发现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所以,想象100个人窝在100个沙发里,要做什么才能让他们立刻使用你的应用?

  • 线索:必须有些线索能让他们想到它。出去跑步的想法需要以某种方式传递给大脑。也许是一个消息推送,或朋友的邀请短信,或电视上的广告。
  • 反应:一旦接触到线索,大脑会自动对该想法产生反应,这个时候是无意识的和感性的。你的用户对跑步这事儿怎么看?对一些人来说,它很棒;但对另一些人来说这一新事物会有一点点别扭。另一些人会因为身体状况不佳而力不从心。
  • 评估:随着意识的参与,大脑会做一个快速的投入产出分析。这事儿做起来难不难,有什么价值,他本可以用这段时间来干什么其它事情,等等?对于一些人来说,跑步是一个坏主意(也许它会加重膝盖的伤痛),但对其它人,跑步是很棒的一件事。
  • 能力:用户有行动的能力,而且对行动很了解。人们需要知道做某事的逻辑顺序,拥有资源和完成的自信。一些用户没有跑步鞋,其它人的屋外正下着大雨:他们想跑也跑不了。
  • 时机:人们需要一个立刻行动的理由,而不是先去做其它更重要的事。也许用户想去跑步,但却忙于追剧而耽搁了。

以上五个过程-线索,反应,评估,能力,时机-是采取行动的先决条件(他们也可以缩写成“CREATE”,要创造行动,看起来有难是不是)。你可以把它们看做所有行为都必须通过的“测试”:每一关都要很好的完成,这样用户才会有意识的沉浸到行为中:也许是跑步,也许是上传一张照片。

CREATE行为的漏斗模型

你可以把这五个测试看成一个漏斗模型,每一个阶段都有两方面的流失。一方面,人们会拒绝行动因为不够有价值或是不紧急等等。在另一方面,人们也有可能会分心,转而做其它事情(比如接电话)。

行为的漏斗模型
行为的漏斗模型

对于已经习惯的行动来说,这个过程会非常短,因为大脑会进入自动驾驶模式,但是人们需要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做某事才能形成习惯。研究者和作家们如Charles Duhigg,Nir Eyal和Wendy Wood已经在探索习惯的形成的工作中有了长足的进步,但还是绕不过基本的问题,你不能在首次尝试就建立习惯。同事必须考虑上述五个先决条件。

(更多…)

Read More